大乘宝积部·第41部 得无垢女经一卷(一名论义辩才法门) 元魏婆罗门般若流支译

得无垢女经

  如是我闻:一时,婆伽婆住舍婆提城祇陀树林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皆是阿罗汉,诸漏已尽,无复烦恼,心得自在,善得心解脱,善得慧解脱,人中大龙,应作者作,所作已办,离诸重担,逮得己利,尽诸有结,善得正智,心解脱一切,心得自在,到第一彼岸。唯除一人尊者阿难,余者悉是大阿罗汉。诸大菩萨十千人俱皆不退转,唯一生缚,其名曰:宝明菩萨、慧聚菩萨、胜藏菩萨、名称意菩萨、辩聚菩萨、观世自在菩萨、得大势菩萨、弥勒菩萨、得无忧菩萨、文殊师利童子菩萨、不迷行菩萨、不迷见菩萨、除恶菩萨、坏一切悲暗菩萨、功德宝华庄严菩萨、金缨光德菩萨、障一切罪菩萨、不坏思惟菩萨,如是等上首十千菩萨俱。
  尔时,尊者舍利弗、尊者大目揵连、尊者摩诃迦叶、尊者须菩提、尊者富楼那弥多罗尼子、尊者离波多、尊者阿泥楼大、尊者阿难陀,此如是等八大声闻。文殊师利童子菩萨、除恶菩萨、宝幢菩萨、不迷见菩萨、障一切罪菩萨、观世自在菩萨、辩聚菩萨、不迷行菩萨,此八菩萨摩诃萨等,并大声闻,于晨朝时,著衣持钵被服袈裟,相与欲入舍婆提城,为乞食故。未到彼城,于路中间,共相谓言:“我等心住如色三昧,入舍婆提大城乞食。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一切人民得闻圣谛。”
  尊者舍利弗曰:“我心安住如色三昧,入舍婆提大城乞食。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一切人民于圣谛中,得无碍慧、不破坏慧,彼慧不暗。”
  尊者大目揵连曰:“我心安住如色三昧,入舍婆提大城乞食。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一切人民无有魔业。”
  尊者大迦叶曰:“我心安住如色三昧,入舍婆提大城乞食。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一切妇人、一切丈夫,若男若女,与我饮食,一切皆得无尽福报乃至涅槃。”
  尊者须菩提曰:“我心安住如色三昧,入舍婆提大城乞食。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一切人民得阿兰若。”
  尊者富楼那弥多罗尼子曰:“我心安住如色三昧,入舍婆提大城乞食。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一切人民皆得三昧。”
  尊者离波多曰:“我心安住如色三昧,入舍婆提大城乞食。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一切外道,遮罗迦婆离婆罗阇迦尼犍陀阿祇毗迦,婆罗门、居士,得不恶见。”
  尊者阿泥楼大曰:“我心安住如色三昧,入舍婆提大城乞食。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一切人民得不嫉乐。”
  尊者阿难陀曰:“我心安住如色三昧,入舍婆提大城乞食。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一切人民闻法即解。”
  文殊师利童子曰:“我心安住观察如色,如是若入舍婆提城,门户窗壁、器庄严具、树叶花果、袈裟等中,出空、无相、无愿等声,出不生声,亦出生声,出无我声。”
  除恶菩萨曰:“我心安住观察如色,如是若入舍婆提城,若彼众生有恶业行应受报者,彼见法故现世轻受。”
  宝幢菩萨曰:“我心安住观察如色,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一切善宝满藏悉开。”
  不迷见菩萨曰:“我心安住观察如色,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何等众生堪任菩提?妇女、丈夫、若男若女,眼见我者,皆见我身如佛身色,决定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障一切罪菩萨曰:“我心安住观察如色,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一切人民五盖不障。”
  观世自在菩萨曰:“我心安住观察如色,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何等众生系缚执掌欲被杀者皆得解脱,无有怖畏。”
  辩聚菩萨曰:“我心安住观察如色,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一切人民,何等恶心众生,慈心相向,递共赞咏,音声语说皆得辩才。”
  不迷行菩萨曰:“我心安住观察如色,如是若入舍婆提城,随何众生眼见我者,一切不退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尔时,彼大声闻、彼诸菩萨,依如是法,如是行说,相与进向舍婆提城。
  时憍萨罗,波斯匿王有女,名得无垢,已曾亲近无量诸佛,久种善根,供养多佛,解甚深法,得五神通,天眼远见,清净过人。彼诸菩萨、彼大声闻,在道语说皆悉遥闻。彼女端正姿媚少双,甚可爱乐,妙色具足,父母意念,一切婇女、一切人民皆悉乐见,年始十二。二月八日,弗沙星日意乐出游,以求吉相,父母即听,从婆罗门,有五百人赍持苏酪,华草符[土+瓦]相随而出,为欲解奏。彼婆罗门,见诸菩萨、大声闻已,即住念曰:“我今见此吉相好人。”
  时,彼侍从婆罗门中,有一长老大婆罗门,厥名梵天,谓得无垢作如是言:“女今当知,我此所见是不吉相。前有如是诸比丘住,可回入城。见如是相,所作不吉。以此因缘,或解或奏,不吉不成。”
  即于尔时,得无垢女偈对梵天婆罗门曰:
  “见此无障胜, 能却多人恶,
   此见净四谛, 正念信解脱。
   二足上福田, 施彼愿生天,
   得甘露果报, 施者不得恶。
   第一持戒人, 离浊无恶念,
   行世间治病, 疗救苦众生。
   佛世间最胜, 第一之法主,
   此是彼佛子, 无有尘垢染。
   此诸大菩萨, 远离何等法?
   恶法皆远离, 常谨慎不越。
   持戒世间最, 好人见者胜,
   作尘许供养, 彼得如法财。
   此满足胜相, 此善心净田,
   婆罗门得信, 获多福生人。”
  尔时,梵天婆罗门,为得无垢女,而说偈言:
  “莫随痴心言, 斋时观比丘,
   如著衣剃发, 求吉不用见。
   尊朝不喜汝, 我当必被笑,
   不得持斋戒, 愿勿观比丘。
   若不观比丘, 则是大善哉!”
  尔时,得无垢女,为梵天婆罗门,而说偈言:
  “非于今朝日, 能救我父母,
   非诸亲非财, 亦复非严饰。
   此之功德人, 入于有为行,
   此人能救我, 亦救我父母。
   我于今朝日, 舍身复舍命,
   甚爱乐佛法, 不欲世富乐。
   更无异归依, 能救护众生,
   唯有佛法僧, 三宝能救护。”
  尔时,梵天婆罗门,语得无垢女言:“汝大不是!汝于昔来,未曾见佛,未曾闻法,未供养僧,汝何处闻?云何信佛?”
  得无垢女作如是言:“我生七日,时婆罗门安置我身,在栴檀殿金宝床上。五百天子,在于我上空中行过,我时得见。时彼五百诸天子中,有一天子曾见如来,种种赞叹说佛功德,赞叹法僧。我时得闻,五百天子皆共问之,作如是言:‘君见佛来,佛状云何?云何得知?’时彼天子知我心信,为生五百天子信故,而说偈言:
  “‘无垢欲染发, 清净软靡旋,
    面犹百叶华, 如夜空满月。
    毫色雪玻琍, 眉间甚可喜,
    诸眷属中胜, 佛语甚微妙。
    人主师子颊, 眼目极殊妙,
    齐平四十齿, 众生中心胜。
    彼复广长舌, 善净圆满面,
    利益善语言, 离恶口两舌。
    无有无义语, 佛不毁誉语,
    利益诸众生, 无数众生信。
    顶相犹如贝, 人主臂指长,
    譬如象王鼻, 希净斋却入。
    阴如象王藏, 亦复如日光,
    身毛皆上靡, 鹿腨足下平。
    离垢恶实语, 一切牟尼王,
    已破坏恶见, 恶见悉已灭,
    众生亿问难, 正答令欢喜。
    远离彼二边, 说于中道法,
    随何人闻者, 第一寂灭乐。
    直不曲胜语, 一切欢喜爱,
    法云普遍覆, 平等雨法雨。
    如来既自度, 亦度彼众生,
    归救中第一, 观世间相应。
    余无量功德, 我不能具说,
    彼天子闻已, 心开净信佛。’”
  尔时,得无垢女说此偈已,即语梵天婆罗门言:“大婆罗门,我生七日,便得闻此佛法功德,从是已来,不曾少时有痴覆心,不著诸欲,不著嫉妒,不著贪心,不起盗心,心不思量,亦不忆念,不知爱著,或父或母、或兄或弟、姊妹亲属不知爱著,严饰之事不知爱著,王都城邑、聚落身命不爱著生。大婆罗门,我忆异相,所谓佛相。大婆罗门,我心恒常忆念三种。何等为三?随何方面,如来行处,我问如来,若佛说法,如是一切我悉摄取,不失一字、不失一义、不失一语,无有一夜或于一日随在何处,我常见佛非是不见,我常闻法,常供养僧。大婆罗门,如是见佛,如是闻法,供养众僧,我无厌足。”
  尔时,梵天大婆罗门,敕一同伴小婆罗门,作如是言:“汝摩那婆,今速还去。如得无垢向来所说,悉为大王及王夫人,说如是法。”时摩那婆受教而去,如所见闻,悉为大王及王夫人,说如是法。
  尔时,得无垢女,如佛功德为诸人说,如法功德为诸人说,如僧功德为诸人说。时,彼五百诸婆罗门,闻已皆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尔时,得无垢女从舆而下,与诸侍从婆罗门俱,前诣菩萨、大声闻所,到已礼拜恭敬尊重,住在尊者舍利弗前,合掌而立,问于尊者舍利弗言:“大德舍利弗,一切女人,智慧甚少,染欲极多,专行放逸心意狭劣,不念善法多念恶法。善哉!大德,惟愿垂哀悲心念我,如应说法,令我长夜得大利益安隐快乐。”
  此语未讫,时憍萨罗波斯匿王,闻婆罗门摩那婆语,速疾急到,诣大声闻、诸菩萨所。见女在坐,于自己女,如大声闻、如大菩萨,作如是言:“在家甚乐,何故在坐说如是言:我从是来,不为痴覆,不著戏乐,不曾起心?”
  时憍萨罗,波斯匿王,即自为女,而说偈言:
  “汝端正如天, 姿媚如庄已,
   何故起恶见, 说言皆不著?
   王国土丰乐, 汝母随汝心,
   女何所忆念, 言不著身乐?
   一切贵敬汝, 见汝者皆爱,
   百功德庄严, 何以不著乐?
   女何所见闻, 于乐生忧怖?
   好心向我说, 汝有何所愿?”
  尔时,得无垢女,即为父王而说偈言:
  “王不觉家恶, 危脆诸阴中,
   有为所止宿, 如妓儿戏场。
   毒蛇所居处, 命少时不停,
   无有安乐心, 云何得睡眠?
   四大如毒蛇, 三有何处乐?
   多怨恶斗诤, 到旷野险处。
   烦恼怨围绕, 云何得安乐?
   何者是戏乐? 云何而著乐?
   饮毒云何睡? 敕杀云何喜?
   崄岸云何安? 人命亦如是。
   如来说譬喻, 有聚如须弥,
   尔许颠倒意, 谁信无常劫?
   父母兄弟等, 一切贼境界,
   善知识儿子, 亲友皆围绕,
   犹如镜中像, 一切皆无常,
   有何等人辈, 能信此不实?
   初见自然智, 即发菩提心,
   从发心已来, 未失菩萨行。
   何处菩萨行, 贪著世间乐?
   我见彼如来, 不思议功德,
   闻善逝说法, 见此佛子人,
   是故不忆念, 著世五欲乐。”
  尔时,憍萨罗国波斯匿王,既闻女说默然不言。
  尔时,得无垢女,知父默然,即语尊者舍利弗言:“大德舍利弗,我欲问难,愿慈念我。佛说大德,智慧人中最为第一。大德,何者智慧?彼智慧者,为常、无常?若是常者,如佛所说‘一切诸法皆悉无常’,佛如是说,则是妄说、迷惑说法。若是无常,彼法不生,若法不生彼法则无,为何所说?则不忆念说智慧法。以何义故,佛说大德智慧人中最为第一?”尊者舍利弗,默然不答。
  尔时,尊者大目犍连,问于尊者舍利弗言:“何故默然不答女难?”尊者舍利弗言:“女不问我无常之法,问不生法,故我不答。”
  尔时,得无垢女,问于尊者大目连言:“大德目连,佛说大德神通人中最为第一。大德为住众生想故,示现神通?为住法想示现神通?若住众生想示现神通者,众生既无,云何大德示现神通?若住法想示现神通,法无分别,大德亦尔无所分别;既无分别,云何大德示现神通?”尊者目连,默然不答。
  尔时,尊者富楼那弥多罗尼子,问于尊者大目连言:“何故默然不答女难?”尊者目连言:“女不问我分别,我无分别,不取不分别如来菩提道,是故我不答。”
  尔时,得无垢女,问于尊者富楼那弥多罗尼子言:“大德富楼那,佛说大德说法人中最为第一。大德为受持说法?为不受持说法?若受持说法,则与一切愚痴凡夫等无有异。何以故?一切愚痴凡夫受持。大德,如是不离一切愚痴凡夫法。若不受持说法,法既无物,云何大德说法人中最为第一?”尊者富楼那弥多罗尼子,默然不答。
  尔时,尊者摩诃迦叶,问于尊者富楼那弥多罗尼子言:“何故默然不答女难?”尊者富楼那弥多罗尼子言:“女不问我世谛之义,问我真谛,故我不答。”
  尔时,得无垢女,问于尊者大迦叶言:“大德摩诃迦叶,大德入八解脱,入已复出为人说法,于何人边乃至微少受一瓢食,彼诸施者,皆得生天?彼于大德,云何而施?为身净施?为心净施?为身心净施?若身净施,身则无知无觉不动,如草如木如壁如土,彼身如是不能净施。若心净施,心则如幻不暂时住,不能净施。若彼身心内外俱净,如是身心不得净施,身心无物云何净施?”尊者大迦叶,默然不答。
  尔时,尊者须菩提,问于尊者大迦叶言:“何故默然不答女难?”尊者大迦叶言:“女不问我取法,问我不取法,是故我不答。女问我实际,是故我不答。”
  尔时,得无垢女,问于尊者须菩提言:“大德须菩提,佛说大德阿兰若行最为第一。大德阿兰若者,为有物修?为有法修?若有物修,则是无常。若有法修,法无生相,法无灭相;法若不生不灭相者,彼则平等;彼若平等则非平等;彼若真如则非真如不动不转;若不动转彼不得说;若不得说彼不思议;若不思议彼不可说;若不可说彼则无物;若无物者彼则无实;若无实者圣人不说。”尊者须菩提,默然不答。
  尔时,尊者离波多,问于尊者须菩提言:“何故默然不答女难?”尊者须菩提言:“乃至无有少法可说,默然为乐。女问如是不戏论法,诸有言说皆是不善,不言说界是阿兰若行。”
  尔时,得无垢女,问于尊者离波多言:“大德离波多,佛说大德坐禅人中最为第一。大德为心依止禅?为心不依止禅?若心依止禅,心则如幻不实分别;若当如是不实,分别则不实,依止禅三昧则不实。若无心念禅,一切死人亦得欢喜,诸草木壁、波罗赊树,皆应三昧。何以故?以彼诸物皆无心故。”尊者离波多,默然不答。
  尔时,尊者阿泥楼大,问于尊者离波多言:“何故默然不答女难?”尊者离波多言:“得无垢女问佛境界,彼非声闻之所能答。”
  得无垢曰:“于意云何?如来法界、声闻法界,有别异耶?若异法界则坏法界,若法界坏法界则二;法界不二得言真如,如是真如得言不二。如是真如如是不二,不得言胜,大德何以作如是说?”
  尔时,得无垢女,问于尊者阿泥楼大言:“大德阿泥楼大,佛说大德天眼人中最为第一。大德天眼,为有物见?为无物见?若有物见则堕常见,若无物见则堕断见。”尊者阿泥楼大,默然不答。
  尔时,尊者阿难陀,问于尊者阿泥楼大言:“何故默然不答女难?”尊者阿泥楼大言:“女怀智慧问,是故我不答。”
  尔时,得无垢女,问于尊者阿难陀言:“大德阿难陀,佛说大德于多闻中最为第一。大德何物得言多闻?为有义知?为究竟知?若有义知,义无言语,不可言说,非耳识知,彼非可见。若究竟知,然世尊说当听于义,莫听文字;如是不听,大德阿难云何多闻?”尊者阿难,默然不答。
  尔时,文殊师利童子,问于尊者阿难陀言:“何故默然不答女难?”尊者阿难陀言:“一切文字性离如响,女问我字,故我不答。女问平等无心离心,此义乃非学人境界,云何得说?仁者,当问如来法王。”
  尔时,得无垢女,问于童子文殊师利言:“文殊师利,佛说仁者善解如来甚深解脱,如是菩萨摩诃萨中最为第一。彼因缘法云何甚深?为深故甚深?为自体甚深?若彼因缘深故甚深,则彼因缘无人和合。何以故?如是因缘,不去不来非眼识见,乃至非是意识所知,不二和合因缘而生。若自体甚深,彼甚深体则非可示。”
  文殊师利言:“实际之义甚深甚深。”
  得无垢言:“文殊师利,以彼实际非实际故如是,彼智则非是智。”
  文殊师利言:“无有言语得实际者。”
  得无垢言:“文殊师利,若无所得则无言语,出过言语故无所得。”
  文殊师利言:“若尔,云何为他人说?”
  得无垢言:“文殊师利,如来菩提出过言语,彼不可说。”文殊师利,默然不言。
  尔时,得无垢女,问不迷见菩萨言:“善男子,如不迷见如是说言:我心安住观察如色,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何等众生堪任菩提?妇女丈夫、若男若女眼见我者,皆见我身如佛身色。此事云何?仁者为示如来色身?为示法身?若示色身,彼诸众生不见佛身,若见佛身则违佛语。佛说偈言:
  “‘若以色见我, 若以声求我,
    彼人行邪道, 则不能见我。’
  “若示法身,而佛法身非可示现。何以故?如来法身出过眼识,彼不能见。”不迷见菩萨,默然不答。
  尔时,宝幢菩萨,问不迷见菩萨言:“何故默然不答女难?”不迷见菩萨言:“女问我无物,是故我不答。”得无垢曰:“我非无物问,无物不得问。我说学法应如是知。”不迷见菩萨,默然不言。
  尔时,得无垢女,问宝幢菩萨言:“善男子,仁如是说:我心安住观察如色,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一切善宝满藏悉开。此事云何?仁者如是何所忆念?为当有心希望福德?为当无心希望福德?若当有心希望福德,仁者则与愚痴凡夫等无有异。何以故?愚痴凡夫皆有希望爱著心故。若当无心希望福德,是则无心希望积聚。”宝幢菩萨,默然不答。
  尔时,得无垢女,问除恶菩萨言:“善男子,仁如是说:我心安住观察如色,如是若入舍婆提城,若彼众生有恶业行应受报者,彼见法故,现世轻受。此事云何?如佛所说业不思议,仁说不能违佛所言。若仁不能思议业者,云何得知未来重业,现世轻受?一切诸法皆空无主,仁今云何言得?法王,若仁能令重业作轻,则违佛语。”
  除恶菩萨言:“我以愿力,能令如是重受之业作轻受业。”得无垢曰:“无有人能愿力回转。若能转者,一一如来本皆有愿:‘一切众生,我皆悉令得大涅槃。’非愿力成此门,应知如是愿力不能回转。”除恶菩萨,默然不言。
  尔时,得无垢女,问障一切罪菩萨言:“善男子,仁如是说:我心安住观察如色,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一切人民五盖不障。此事云何?若仁禅定,能令众生诸盖不障;一切诸法皆空无主,如是仁不是仁、我不是我,云何能与他人作恩?”
  障一切罪菩萨言:“先修慈心。”得无垢言:“一切诸佛大慈心行,有佛土中诸众生等,盖缠所恼。”障一切罪菩萨,默然不言。
  尔时,得无垢女,问于圣者观世自在菩萨言:“善男子,仁如是说:我心安住观察如色,如是若入舍婆提城,随何众生系缚执掌欲被杀者即得解脱,无有怖畏得无所畏。此事云何?仁为取修?为不取修?若取修者,愚痴人取是则不可。若不取修,则非无常,若非无常则不可取。”观世自在菩萨,默然不答。
  尔时,辩聚菩萨,问观世自在菩萨言:“何故默然不答女难?”观世自在菩萨言:“女不问我生法,不问我灭法,问我不生不灭法,是故我不答。”
  得无垢曰:“观世自在,仁何不问何处不生不灭?”观世自在菩萨言:“得无垢女,何处不生不灭?无少字转行。”得无垢曰:“若不转行,则一切法无有少字,非黠慧人字转行说。不著名字,法界无障碍,故彼心不著。”观世自在菩萨,默然不言。
  尔时,得无垢女,问辩聚菩萨言:“善男子,仁如是说:我心安住,观察如色,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何等恶心众生,慈心相向递共赞咏,音声语说皆得辩才。此事云何?仁此辩才起,为有因缘起?为无因缘起?若有因缘起,一切无常皆因缘起,若如是者不得寂静。若无因缘起,如是无实,则不得言有辩才起。”
  辩聚菩萨言:“我从初发菩提心来,常作是愿:若诸众生得见我者皆得辩才。”
  得无垢曰:“善男子,仁为有心辩才?为无心辩才?若有心辩才,则堕常过。若无心辩才,彼诸言语仁云何说?仁不实语。”辩聚菩萨,默然不言。
  尔时,得无垢女,问不迷行菩萨言:“善男子,仁如是说:我心安住观察如色,如是若入舍婆提城,随何众生眼见我者,一切不退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此事云何?何者菩提?彼菩提者,为有、为无?若言有者,仁则著常。”
  不迷行菩萨曰:“言菩提者,智者言语说言菩提。”
  得无垢曰:“彼智云何?为当生体?为寂静体?若彼生体,生皆无常。若皆无常,则不正念。若皆无常是正念者,一切痴人皆应正念。若寂静体彼无所得,若无所得彼不分别,此或佛说、或菩萨说、或阿罗汉说、或凡夫说。何以故?菩提道者则无分别,愚痴凡夫则有分别,有分别者非是黠慧。”不迷行菩萨,默然不言。
  尔时,尊者须菩提等诸大声闻,彼诸菩萨,如是说言:“我今回还,不须入彼舍婆提城而行乞食。何以故?朝日已得妙好法食,即尔满足。我既从彼得无垢女闻胜妙法,我于朝日得法食足。”
  尔时,得无垢女语尊者须菩提言:“大德须菩提,不取不舍是声闻法,仁等今者为何所求?何所忆念?大德须菩提,无戏论者是声闻法,若著戏论非声闻法。大德须菩提,无依止者是声闻法,圣人境界非是依止,非依止著不发动摇。”
  尔时,彼大声闻、彼诸菩萨,及彼五百诸婆罗门,得无垢女,憍萨罗国波斯匿王,并诸侍从无量人众,皆悉往诣祇陀树林给孤独园,到世尊所,头面礼足,围绕三匝于一面坐。
  得无垢女绕佛千匝,绕千匝已,右膝著地,合掌向佛,以妙声偈问如来曰:
  “我今问善逝, 无上无等智,
   无量无垢名, 三界之尊主,
   能以甘露法, 慈爱令人得:
   云何菩萨行, 能坐树王下,
   破坏魔王军, 成无上菩提?
   云何动大地, 乃至动龙宫?
   云何放光明, 普照无量处?
   说菩提法行, 云何得总持?
   云何菩萨行, 而能得佛财?
   云何修寂静, 第一三摩提?
   云何神通力? 丈夫云何说?
   众生中胜行, 得何等意行?
   云何得净辩, 同合净美语?
   云何诸菩萨, 而得善眷属?
   云何大丈夫, 而得宿命智,
   得无垢天眼, 天耳他心智,
   大神通光明, 行无量世界?
   云何念檀舍, 戒净常行忍?
   云何精进禅? 云何行般若?
   云何常远离, 胎藏生宿处,
   更不受胎生, 过化生彼岸?
   云何佛前住, 口说无我空?
   云何爱不爱, 彼二心平等,
   灭一切染恶, 心坚不高下?
   世间法不动, 犹如须弥山,
   得失及毁誉, 称讥苦乐等,
   此世间诸法, 云何过如月?
   无主不谄诳, 无染云何慢?
   舍离自高心, 无有如是意,
   寂静胜寂静, 不舍奢摩他,
   第一智慧人, 云何得有缚?
   不爱妻子财, 云何而得有?
   定爱犹如鸟, 常如月无异,
   其心既如是, 云何有法爱?
   云何有智人, 如地水火风?
   不动云何常, 爱平等如空?
   云何不舍法, 常不舍佛法,
   宁自舍身命, 不舍第一法?
   云何住菩提, 证无尘垢法,
   众生中医想, 佛国土庄严?
   云何住净僧? 净僧云何有?
   三世法云何, 闻有众生乐?
   云何爱灭坏, 见四谛罗汉?
   云何戒具足? 云何百众生,
   令安住菩提, 行有常爱著?
   谁能得端正? 何谁有化生?
   云何大富乐? 云何大智慧?
   一切智道行, 何谁能具足,
   得三十二相, 八十种妙好?
   一切善福德, 无斯辩才生,
   云何有净僧, 比丘受具足?
   何处有此愿? 云何百有生?
   宿命云何有, 常与佛和合?
   于千亿劫中, 不作恶行善,
   心不著端正, 云何有医师?
   力精进忍辱, 云何而有胜?
   云何归依佛, 归依于法僧,
   自舍于身命, 不是舍佛法?
   云何诸众生, 净行菩提行,
   一切悔放舍, 为众生说法?
   不是少许痴, 一切智大寂,
   若行法众生, 次第得授记。”
  得无垢女,如是说已,世尊即告得无垢言:“善哉!善哉!得无垢女,汝甚善哉。汝今善能问于如来如是之义。汝今谛听!善思念之,我为汝说。”
  得无垢言:“善哉!世尊,愿乐欲闻。”
  佛即告言:“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成就四法能坏魔王。何等为四?一者、供养他人心不嫉妒,二者、舍离恶语,三者、常生多人善根,四者、无尽修慈。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若能成就如是四法,能坏魔王。”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心莫怀嫉妒, 口勿说恶言,
   教多人行善, 不尽修慈心。
   菩萨能修行, 如是四种法,
   十方破魔王, 证无上菩提。
  “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成就四法,能动无量诸佛世界。何等为四?一者、如说而行,二者、信甚深法,三者、坚固教化,四者、能教多人菩提。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若能成就如是四法,能动无量诸佛世界。”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能如说而行, 知甚深法忍,
   欲得白净法, 坚固教化人,
   常为多人说, 无上菩提道,
   智人如是法, 能动亿世界。
  “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成就四法,能放光明普照无量诸佛世界。何等为四?一者、施佛灯明,二者、守护正法,三者、能入八难恶众生中而为说法,四者、以宝罗网覆如来塔。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若能成就如是四法,能放光明普照无量诸佛世界。”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以灯明施佛, 则得净光明,
   能守护正法, 如正法受持,
   为放逸之人, 说不放逸法,
   以妙宝罗网, 覆于如来塔。
   如是诸菩萨, 放光照世界,
   遍不可思议, 亿世界中行,
   此光触众生, 遇者皆得乐,
   发心求菩提, 无上大智慧。
  “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成就四法得陀罗尼。何等为四?一者、种种布施,二者、庄严女人与来求者,三者、赞叹如来功德,四者、多行般若。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若能成就如是四法,得陀罗尼。”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修行种种施, 则得陀罗尼,
   种种庄严女, 以施来求者,
   常赞佛功德, 修行佛般若,
   行如是四法, 彼得陀罗尼。
   能于百千劫, 闻持而不失,
   十方佛说法, 忆念力能取。
  “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成就四法则得三昧。何等为四?一者、常说有为多苦,二者、乐独无侣,三者、发勤精进,四者、究竟善业。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若能成就如是四法,则得三昧。”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说有为多苦, 乐独行如犀,
   勤进常有智, 究竟行善业。
   行如是四法, 求于菩提行,
   得寂静三昧, 速觉佛菩提。
  “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成就四法得神通力。何等为四?一者、身轻,二者、心轻,三者、受持一切佛法,四者、四界空界平等受持。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若能成就如是四法,得神通力。”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身轻如心轻, 法中无依止,
   空界我无量, 四界等受持。
   思量此四法, 得无量神通,
   以此三昧力, 行一切世界,
   一念普周遍, 见多千亿佛。
  “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成就四法端正殊特。何等为四?一者、不瞋;二者、扫如来塔,障恶风雨,作已欢喜;三者、戒净具足护持;四者、常一切时先意问讯,见诸法器不欲破坏,心如金刚。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若能成就如是四法,端正殊特。”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于他无瞋垢, 障佛塔风雨,
   净扫治庄严, 常恭敬供养,
   净戒常护持, 常先意问讯,
   尽心于法器, 如金刚须弥。
  “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成就四法,是故化生常在佛所。何等为四?一者、作莲华坐如来之像;二者、满掬优钵罗华、拘物头华、分陀利华,或散佛身,或散浮图;三者、安乐有多辩才,于持戒人,心不破坏一切善根;四者、愿与一切众生安乐令得佛道。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若能成就如是四法,是故化生常在佛所。”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作胜莲华座, 如来之形像,
   水华满掬施, 为利益他人,
   于他不恶说, 不取他恶说,
   念十方众生, 愿与安隐乐。
   修行如是等, 四种胜功德,
   是故得化生, 常在于佛所。
  “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成就四法得大富乐。何等为四?一者、平等心施,二者、施不望报,三者、心开多信,四者、能知众生心行。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若能成就如是四法,得大富乐。”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平等心施与, 所有皆不吝,
   深信佛智慧, 数得大富乐。
   有信不谄诳, 不取恶他人,
   信法正真见, 彼得善富乐。
  “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成就四法得大智慧。何等为四?一者、于法不生嫉妒,二者、能除他人疑悔,三者、如闻而说,四者、多修空行。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若能成就如是四法,得大智慧。”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智人不怀嫉, 能除他疑悔,
   如所闻而说, 说如来行空。
   行如是四法, 如来所随喜,
   如佛教而学, 得佛二足尊。
  “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成就四法得宿命智。何等为四?一者、能为久忘法者说应闻法,令得忆念不忘句义;二者、令他信欲所谓语说,令他欢喜为他说法;三者、欲令出离有为诸苦入于涅槃;四者、知幻三昧与愿相应。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若能成就如是四法,得宿命智。”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久读诵忘者, 教示令忆念,
   常说乐闻语, 不倦为他说,
   令出有为苦, 舍相修三昧。
   行如是四法, 得宿命大人,
   忆无量千劫, 速成第一医。
  “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成就四法常亲近佛。何等为四?一者、乃至失命因缘,不舍佛法;二者、乃至失命因缘,终不称说法师罪过;三者、乃至失命因缘,终不亲近不善知识;四者、常修念佛三昧。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若能成就如是四法,常亲近佛。”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常不舍佛道, 不毁訾法师,
   不近恶知识, 常勤心念佛。
   行如是四法, 得亲近如来,
   在在所生处, 彼处常有佛。
   乃至未证得, 无上菩提道,
   一切所生处, 常得亲近佛。
  “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成就四法,得三十二大丈夫相。何等为四?一者、把金散佛,或散浮图;二者、常以香油涂如来塔;三者、种种华香伎乐布施;四者、眷属相随,供养和尚阿阇梨等。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若能成就如是四法,得三十二大丈夫相。”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把金散浮图, 香油涂佛塔,
   施以香华乐, 敬心供养师。
   行如是四法, 得三十二相,
   端正甚奇妙, 一切功德具,
   此法有妙相, 佛第一智慧。
  “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成就四法得八十好。何等为四?一者、种种妙衣庄严法座,二者、供养他人心不生倦,三者、于法师所不作斗乱,四者、教诸众生佛菩提行。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若能成就如是四法得八十好。”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妙衣严法座, 供养他不倦,
   教众生菩提, 易得八十好。
   菩萨修行此, 四种功德故,
   常于一切时, 有胜相庄严。
  “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成就四法得净辩才。何等为四。一者、持菩萨藏;二者、昼夜读诵三聚法门;三者、为他人说离因缘法,以佛菩提不生不灭离因缘故;四者、欢喜受持,不惜身命及以财宝。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若能成就如是四法得净辩才。”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昼夜常读诵, 坚持菩萨藏,
   诸世间相违, 受持此佛法,
   不惜身命财, 惜彼菩提道。
   行如是四法, 得辩才增长,
   如著种种鬘, 他人见者喜。
   一切诸世间, 人天等众生,
   见彼菩萨者, 欢喜亦如是。
  “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成就四法得净佛土。何等为四?一者、于他不嫉,二者、等心自他,三者、见诸众生心常欢喜,四者、不亲诸恶眷属。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若能成就如是四法,得净佛土。”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心不怀嫉妒, 不取他人利,
   见众生欢喜, 等心于一切,
   不伴恶眷属, 如是等四法,
   具足修行者, 得清净佛土。
  “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成就四法得僧具足。何等为四?一者、不念他人眷属,二者、和合破坏眷属,三者、于说法处受持读诵为他人说,四者、舍离恶语。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若能成就如是四法得僧具足。”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不念他眷属, 和合破坏者,
   说法处教人, 不说破坏语,
   行如是四法, 得第一净僧,
   欲得净僧者, 黠慧修此法。
  “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成就四法随心所愿生佛国土。何等为四?一者、于他亲友心不生嫉;二者、常求六波罗蜜欲令满足;三者、心信清净坚固;四者、于诸菩萨常起师想,乃至初发菩提心者,皆生师想而供养之,而不偏著亲友因缘。得无垢女,诸菩萨摩诃萨,若能成就如是四法,随其所愿生佛国土。”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不嫉他利养, 求波罗蜜善,
   常净坚固心, 于菩萨师想。
   不谄求乐缘, 欲令亲得乐,
   常修此功德, 速得近如来。
   随心之所愿, 得生佛世界,
   既生彼世界, 随意念皆得。”
  尔时,得无垢女白佛言:“世尊,如佛为我所说法门,若我不信、不取此法、不修不行,是则破坏一切十方于今现在、现命、现住诸佛世尊。”
  尔时,尊者大目揵连,语得无垢,作如是言:“汝甚希有!若如是说菩提难得,彼菩提行难得修行,女能修行甚为希有!”
  得无垢女即发誓言:“大德目连,我未来世当成如来应正遍知,如今世尊等无有异!若实不虚,令此三千大千世界六种震动无一众生有怖畏者。我今实语,若我堪能如佛所说具足修行,今当雨华,天诸妓乐自然出声,我妇女身转为丈夫。”得无垢女如是说已,即时三千大千世界六种震动,天诸妓乐自然出声,雨众天华,得无垢女转妇女身即成丈夫,如年十六端正童子,一切皆见。
  尔时,尊者大目揵连白如来曰:“希有世尊,如我意解,菩萨从初发心乃至道场,此得无垢,如是神通最为第一,如是大力,如是大体,如实住持,此如是等,所见因缘,异异具足。”
  如是说已,佛言:“如是,如是,目连,如汝所说。菩萨从初发心乃至道场,彼是世间天人福田,出过一切声闻、缘觉。”
  时佛微笑。诸佛常法若微笑时,则有若干无量种色、种种异色,青黄赤白红紫玻璃,金宝色光从口中出,普照无量无数世界乃至梵世,照已还摄入如来顶。
  尔时,尊者阿难从座而起,整服左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偈赞问曰:
  “天王紧那罗, 娑婆世界主,
   大梵天王声, 命命之音声,
   音乐诸天声, 贪瞋痴寂静,
   世界皆生爱, 无垢人王月,
   力功德如海, 何故放光明,
   复六种动地, 大地不倾覆,
   空中雨天华, 见者心爱乐?
   犹如师子王, 破坏小野干,
   如来能摧坏, 一切诸外道。
   唯愿牟尼尊, 今日为我说,
   佛念何因缘? 何人得大利?
   亿那由他数, 日月珠光明,
   帝释娑婆主, 乃至梵天光,
   从世尊面门, 出无垢净光,
   彼十方光明, 一切皆不现。
   额中满如月, 眉间净无垢,
   明若秋日月, 分陀华无异。
   犹如电光发, 萤火星不现,
   释迦牟尼尊, 映蔽诸外道。
   如来今放光, 何人得利益?”
  尊者阿难如是说已,佛言:“阿难,此得无垢如实住持,转女人身得成男子,汝为见不?”
  阿难答言:“已见,世尊。”
  佛言:“阿难,此得无垢菩萨,于八十千阿僧祇劫行菩提行,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六十千阿僧祇佛所行菩提行,文殊师利童子菩萨,尔乃于后发菩提心。如文殊师利等八十千菩萨,若佛世界功德庄严,如得无垢菩萨一佛世界功德庄严。”
  尔时,尊者大目揵连,语得无垢菩萨言:“善男子,若仁如是久远已来行菩提行,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是女身何以不转?”
  得无垢言:“大德目连,菩提觉者,非女人身,非男子身。何以故?菩提不生,非身心觉。”
  尔时,文殊师利童子作如是言:“希有世尊!此得无垢菩萨摩诃萨,乃能解此甚深解脱。”
  佛言:“文殊师利,如得无垢菩萨,六十亿佛所,行于梵行,修空三昧;满八十千阿僧祇劫,修无生忍;于三十亿佛所,难问彼佛已,说得无垢菩萨甚深解脱,诸菩萨中最为第一;衣食供养八十亿佛,问此论义辩才法门。文殊师利,若善男子、若善女人,闻此法门,受持读诵为他广说,彼人如是得福甚多。何以故?此法门者,得入菩提具足因缘。”
  尔时,文殊师利白佛言:“世尊,当以何名名此法门?我当云何而奉持之?”
  佛言:“文殊师利,此法门者名论义辩,如是受持;名得无垢法门,如是受持。”
  佛说是时,有八十亿那由他众生,诸天人等一切不退,决定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尔时,辩聚菩萨摩诃萨白佛言:“世尊,世尊,得无垢菩萨摩诃萨,几时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觉?”
  佛言:“善男子,是得无垢菩萨摩诃萨,过不可数百千阿僧祇劫,当得作佛,号无垢笑忆念幢王如来应正遍知,世界名曰无量净妙功德庄严,彼国无有声闻、缘觉,过天富乐。”
  尔时,得无垢菩萨摩诃萨,于世尊前闻授记已,欢喜踊跃,上升虚空高八十亿多罗树,住虚空中放大光明,其光遍照千佛世界世尊顶上,八十四千由旬宝华中住。为供养佛如鸟飞下,绕佛千匝,合掌向佛于一面坐。
  尔时,彼五百婆罗门并梵天婆罗门,见得无垢菩萨前胜神通,身毛肃然,得净心信,深生爱敬,合掌向佛而说偈言:
  “若恭敬如来, 彼利是大利!
   令何人决定, 作佛法因缘。
   我婆罗门种, 前造作恶事,
   见大声闻师, 口说不善语,
   今忏悔此罪, 愿后不受殃。
   见佛子恶说, 非是贤人语,
   非善得人身, 虚损他饮食。
   我若不见佛, 胜妙功德王,
   则与得无垢, 相随解奏去。
   以见彼佛子, 恭敬须臾闻,
   我问彼言曰, 何处时见佛?
   彼言生七日, 尔时闻佛名。
   彼说佛功德, 实体不异闻,
   我闻彼佛名, 深生净信心,
   一切皆欲去, 向无上菩提。
   我前福因缘, 得闻佛名称,
   来向释师子, 头面礼佛足,
   求见佛礼拜, 闻于无上法,
   见此二足尊, 得脱一切苦。
   若佛释师子, 实语人说法,
   我学彼佛法, 得佛法因缘,
   女闻佛法故, 得无上菩提。
   我今入实法, 菩萨行道门,
   我信入佛法, 当得世间胜。
   彼坚固心知, 忆念牟尼尊,
   圣知阿难问, 授一切人记。”
  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此等五百人, 梵天婆罗门,
   彼一切同时, 当得成佛道。
   于八十亿劫, 不作诸恶行,
   于一一劫中, 得见亿如来。
   过去已供养, 满足五百佛,
   此后复得见, 亿佛坐菩提,
   供养僧福田, 八十亿比丘,
   广为诸众生, 说如是法门,
   次第一切得, 寂静涅槃乐。”
  佛说此经已,辩聚菩萨摩诃萨、得无垢菩萨摩诃萨等一切菩萨,彼诸声闻,彼婆罗门,波斯匿王憍萨罗主及诸天人,并阿修罗、乾闼婆等,闻世尊说,欢喜奉行。

TOP

【乾隆大藏经 www.bskk.net】分享佛典智慧 实现幸福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