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部外重译经·第140部 大乘顶王经一卷 梁优禅尼国王子月婆首那译

大乘顶王经

   归命大智海圆满净觉尊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毗舍离庵罗树园。与大比丘僧八百人俱。菩萨摩诃萨十千人俱。及诸天龙八部鬼神。尔时世尊食时着衣持钵。入毗舍离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游于净称里巷。尔时净称里巷有一童子名善思惟。乳母抱持在于高楼重阁之上手执莲华娱乐受乐。以宿善根即向乳母。而说偈言。
   如是音乐声  世所未曾有
   母今速放我  我欲至阁下
   必是大精进  世尊大光明
   我欲投右足  因陀枳罗边
   微妙甚可乐  众鸟悉围绕
   此声昔未闻  二生未曾睹
   必是大精进  怜愍众生故
   以右足而蹈  因陀枳罗边
   如母着璎珞  贯之严其身
   未触出妙声  令人意所乐
   必是天中尊  功德光庄严
   放右足而下  因陀枳罗边
   如人击铜鼓  出于大音声
   于其一切处  皆得闻此音
   必是人中日  大牟尼光明
   入此大城中  利益诸众生
   如树生花时  种种花庄严
   随意出妙音  令众生贪着
   必是大龙王  善住天中尊
   我欲右足蹈  因陀枳罗边
   如空净无垢  周遍无尘翳
   光焰如金色  令日光不现
   必是乐见者  具足光明尊
   放右足而下  因陀枳罗边
   如此诸天众  住在于空中
   欢喜而赞叹  旋转在空中
   必是利世者  最胜天中尊
   放右足而下  因陀枳罗边
   如此城众生  悉生于慈心
   各各意相谓  如母子相亲
   必是功德聚  功德花庄严
   放右足而下  因陀枳罗边
   如男子女人  持种种妙花
   满掬而侍立  欢喜相瞻视
   必是人中龙  功德花庄严
   右足下而蹈  因陀枳罗边
   天花及人花  满于虚空中
   散以缤纷香  令人心爱乐
   必是大精进  欲请毗舍离
   无上尊入城  利益诸众生
   尔时乳母闻子语已惊怖毛竖。即将童子至于楼下。而作是念。向所言者为是谁作。为是天也若龙夜叉罗刹鬼神紧那罗摩睺罗伽为是人也。还住本处而不移动。
   尔时世尊至其门已。时彼童子见佛世尊。在其阁下瞻仰如来。以佛神力在虚空中。即向世尊。而说偈言。
   世尊住大智  安住无上人
   怜愍诸众生  愿受此莲花
   尔时世尊。以偈答童子言。
   我住于实际  非世间境界
   其际无有际  此是实际相
   尔时善思惟童子。以偈问曰。
   云何住于际  实际中导师
   其际无有际  若无云何住
   尔时世尊。以偈答言。
   若际是实际  即际是如来
   如住于实际  导师如是住
   若际是实际  即际是如来
   如住于实际  童子我住然
   尔时善思惟童子。以偈问言。
   非际际为际  其际有何相
   以何方便故  名之为实际
   尔时世尊。以偈答言。
   无取际非际  故名为实际
   虚空是际相  其空无空相
   尔时善思惟童子。而说偈言。
   妙处是实处  处处无有上
   愿一切众生  住此如导师
   尔时善思惟童子白佛言。世尊。唯愿世尊。怜愍我故受此莲花。尔时世尊即便受彼所施莲华。如来受已。时彼童子而作是言。世尊。以此善根愿我得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诸众生分别解说无凡夫法无声闻法。尔时慧命舍利弗在大众中。语善思惟童子言。汝学何法为众生说。尔时善思惟童子。以偈答言。
   诸佛及声闻  一切无得者
   我觉如是法  为诸众生说
   其法世界无  亦无有言说
   智者应当知  其法性如是
   过去正遍知  天人无上尊
   无得此法者  导师入涅槃
   彼处无法界  亦无众生界
   此是无上际  非世间境界
   法界但是名  名字而分别
   无分别分别  分别毕竟无
   尔时富楼那弥多罗尼子。以偈问善思惟童子言。
   云何于此法  童子而修学
   甚深难知处  智者于此惑
   汝生来未久  智慧甚通达
   与声闻谈论  智慧无障碍
   处处巧明净  如成炼真金
   如王在大众  如月在于空
   尔时善思惟童子。以偈答慧命富楼那曰。
   汝今知己问  彼处无有生
   诸法未曾生  谁受于生者
   无一法生者  自性不可得
   此是诸法性  求法不可得
   法及于法性  二俱不可得
   二俱未曾有  而佛说妙法
   此是第一轮  鹿苑中所说
   如卷把于空  以觉诸声闻
   法音遍一切  救度诸众生
   以得方便智  如实而演说
   生老及与死  是凡夫境界
   富楼那汝有  颠倒未除尽
   生者及死者  此世间言说
   无言说法中  言说是密语
   尔时富楼那弥多罗尼子白佛言。希有世尊。善思惟童子。于此甚深法中智慧通达。佛告富楼那。如是如是如汝所说。佛问善思惟童子。汝以何义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尔时善思惟童子。而说偈言。
   天人无上尊  知已而故问
   如牟尼所说  谁当有所求
   我今无所求  而求无滞法
   甚深无上句  清净离诸漏
   众生不可得  非众生亦然
   于此不迷没  能住于世间
   若能如是知  甚深无上句
   一者及异者  如上实际说
   觉悟诸众生  众生不可得
   以无众生故  亦无觉知者
   智慧及众生  自性不可得
   若能如是知  是名为智者
   世尊我如是  自然能觉知
   为一切众生  而说无上法
   尔时阿难白佛言。希有世尊。善思惟童子。以此甚深辩才。于无证无得法中而能解说。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于此法中皆生惊怖。世尊。谁于此法而不修学。于此深法应先修学。尔时慧命阿难而说偈言。
   善思惟童子  在于大众中
   如须弥宝山  观者皆爱乐
   譬如须弥山  安处于大海
   如是善说法  世间所爱乐
   非有名无名  童子之所说
   所说实际法  非世间境界
   如是言说时  不生惊怖心
   汝今为我说  云何如是知
   尔时童子。而说偈言。
   我不顾身命  求法无所著
   如是求菩提  多闻应当知
   因欲堕愦闹  世间受诸苦
   我已不贪着  见世导师故
   此诸佛境界  救护世间者
   今在于佛前  身无有诸过
   虚空及我身  二俱不可得
   若无法可得  于法有何怖
   虚空及与佛  二俱不可得
   若能如是忍  于法无所畏
   虚空及与地  自性不可得
   善思此自性  于法无所畏
   善思虚空地  本无当亦无
   无自性无生  畏者无自性
   虚空无高下  毕竟不可得
   如是知法者  于法无所畏
   尔时世尊问善思惟童子言。汝不畏也。不也世尊。汝不惊也。不也世尊。佛告童子。善哉善哉。汝能于此甚深法中不惊不怖。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若于体生畏  其体不可得
   若如是常忍  其人求菩提
   说于众生想  众生不可得
   若能如是知  安住于此乘
   若不得菩提  不得非菩提
   更无有所得  彼则无所畏
   若能如是知  不住有无中
   如是汝应知  此道是菩提
   是故善思惟。菩萨欲速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欲觉知者。常想乐想净想众生想人想。应当修学此道。能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我本行菩萨道时。亦常修学如是之行。我得如此无上道已。不得一法名得菩提。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我说于常想  常体不可得
   常无常无故  求之不可得
   乐想众生者  不知于乐想
   此是颠倒想  分别生于人
   是故彼有想  命者及以人
   若有知法者  彼此不可得
   非道得菩提  非道亦不得
   此是诸法性  求法不可得
   性及于实事  智者不分别
   汝应如是知  此道是菩提
   不行此妙乘  佛乘无上乘
   于此生分别  是人不知法
   不行此妙乘  佛乘无上乘
   若不修此行  甚深定难证
   诸法无实事  实事不可得
   若无实事者  云何得有乐
   若乐若苦等  犹如空中迹
   智者如说知  其心得解脱
   我说有我者  其法无实事
   以无有我故  无有能知者
   无有知者故  是智慧境界
   是以说命想  毕竟不可得
   若我若命等  自性无实事
   大智能解知  少智则迷惑
   性及于实事  此凡夫境界
   不知此乘中  佛乘不思议
   甚深修多罗  不闻不受持
   于此法门中  无法可演说
   我不得一法  亦无法可说
   我坐道场时  不证一智慧
   无智亦如是  菩提无得故
   菩提及道场  说时不可得
   凡夫起分别  称言佛说法
   此是微密言  甚深佛所说
   若不闻此法  最胜之所说
   甚深及与佛  此是魔境界
   其人不知味  守护一切法
   诸菩萨众等  无不了此法
   诸佛及菩提  二俱不可得
   如是妄言说  称云佛说法
   如此云何有  依止于可求
   若有智慧者  分别甚深法
   如是信赞叹  诸佛不思议
   是故善思惟  当修学深法
   其法义甚深  甚深智能觉
   如是言说此  言说亦无得
   众生见颠倒  此非其境界
   非唯三昧故  能知于此义
   三昧非三昧  于空中亦无
   此非智境界  亦非非智境
   应觉知此际  非是智慧境
   我昔闻此法  行于甚深处
   众生所乐异  信受者希有
   若不信此经  最胜之所说
   多佛种善根  是人乃能信
   尔时世尊。复告善思惟言。童子。是故菩萨应如是自庄严。于世间惊怖处不生惊怖。应如是庄严。童子言。世尊。我于今者信乐受行。愚痴之人所不能信。佛告童子。菩萨摩诃萨甚深之行当为汝说。诸法无诤闻已不惊。一切法断闻已不惊。诸法不断闻已不惊。一切法有一切法无闻已不惊。一切法分别一切法无分别闻已不惊。诸法有为诸法无为闻已不惊。一切法境界一切法无境界闻已不惊。一切法欢喜一切法无欢喜闻已不惊。一切法差别一切法无差别闻已不惊。一切法有求一切法无求闻已不惊。一切法清凉一切法无清凉闻已不惊。一切法明一切法无明闻已不惊。一切法有名一切法无名闻已不惊。一切法生一切法无生闻已不惊。一切法有畏一切法无畏闻已不惊。一切法生一切法灭一切法无灭闻已不惊。一切法是道一切法非道闻已不惊。一切法般涅槃一切法不般涅槃闻已不惊。说此法时。不生惊怖。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于一切法中  自性不可得
   以无自性故  应观其相灭
   一切法无灭  其中亦无心
   一切法无故  自性不可得
   一切法无诤  其心不可得
   若法不可得  亦无有诤者
   一切法无故  其性无有实
   若性无实者  其法亦无灭
   一切诸法断  智者解不二
   此称为断者  非显示于断
   一切法不断  微尘不可得
   微尘及多尘  法中不可得
   一切法无故  言说中而现
   如彼不可得  实有而不现
   一切法无故  方便而有见
   若言无实者  此则皆戏论
   一切法和合  无诤故宣说
   求诤之自性  毕竟无有实
   一切法无合  无作亦无灭
   如是不可得  远离于诸法
   一切法无得  求始不可得
   以其无始故  名之为实际
   一切法欢喜  喜悦不可得
   若法不可得  亦无有言说
   一切法无喜  以法无二故
   自性中无实  此是甚深相
   一切法不动  自性中无我
   以自性无故  求动不可得
   无动是涅槃  求法不可得
   以无有法故  故名为涅槃
   一切法无常  而说第一义
   此众生言说  名之为分别
   诸法无分别  无常无住故
   众生不可得  此是法中法
   一切法如幻  其幻不可得
   以性不可得  依行故言说
   一切法无为  此是其自体
   以法不可得  是故名无边
   所说之境界  自体无境界
   凡夫虚妄取  称言有境界
   自在说境界  亦说无境界
   以其说境界  应知无境界
   一切法是实  其数不可得
   若身不可得  是故无异异
   以其无得故  则知有所得
   以有所得故  则知无所得
   其中无清凉  亦无不清凉
   无法无清凉  此是诸法实
   诸法不可得  不可得此说
   以诸法无故  则知诸法有
   一切法唯名  名亦不可得
   若法不可得  则知有涅槃
   受及与非受  于受中而说
   此中无有说  名之以为说
   非有名为有  于有中而说
   以起分别故  恒堕有无中
   凡夫见幻人  取之谓为实
   有无法平等  智者闻不惑
   法生及无生  二俱不可得
   以下劣凡夫  故说有生法
   法若有生者  是则应有灭
   生法及灭法  此二不可得
   一切法悉空  无法而可得
   汝应如是知  我所说深法
   菩提无言说  亦无有作者
   若得菩提时  于三有明了
   若分别菩提  不名求菩提
   行及于菩提  无有分别相
   一切物无生  求自性亦无
   以自性无故  此是涅槃相
   毕竟无有生  求之不可得
   以自性无故  非灭非非灭
   若知此义者  一切法自性
   彼无有生故  则无有违诤
   闻说甚深法  不生惊怖者
   应知彼众生  佛说为菩萨
   尔时善思惟童子。以偈白佛。
   世尊无上师  为我故出世
   于此法中说  异相求唯名
   牟尼出于世  佛生不思议
   永断诸魔网  而现正法网
   我断生死尽  不久至道场
   若无异想者  以相故演说
   世尊说可求  见已入涅槃
   度脱诸世间  断绝诸疑惑
   尔时世尊。告善思惟童子言。无疑惑行是菩萨行。护念之行是菩萨行。无分别行离一切过。以甚深行怜愍一切诸众生等是菩萨行。善思惟。相行虚妄行是欲相。舍于欲行离诸嗔恨。于一切众生其心平等。以心不可得故。行大慈行以求法故。行大施行以不舍故。行无疑行以不见他故。行无恼热行以清凉故。行精进行无疲倦故。行三昧行心无边故。行于智行知一切法相故。行无畏行无怯弱故。行无障行成就如来影像胜行故。观察十方一切世界以无滞行故。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说诸菩萨行  远离诸疑惑
   行及于愚痴  二俱不可得
   非行以为行  是诸菩萨行
   若知此行者  斯人行无碍
   说诸菩萨等  护念于诸法
   以求无所得  此是无上行
   若说我修行  则住于颠倒
   以住颠倒故  不能得无畏
   此是言说行  言说不可得
   若能如是知  行于无上乘
   大乘无上乘  此乘无惊怖
   惊怖及不惊  一切皆戏论
   我说一切行  一切行皆无
   若一切行无  是为无上行
   此行是甚深  护念一切法
   护念及甚深  此一切分别
   甚深及以行  此中二俱无
   若知于此际  不分别诸法
   无法可取着  无法不可着
   此是诸法性  无性而演说
   无坚无欲等  以求故显说
   文字不可得  此是无上句
   我以方便说  闻者勿生怖
   以求不可得  亦无破坏相
   此诸众生行  理实不可得
   若能如是知  是名善修学
   一切众生无  故我说众生
   而众生法尔  此道是无上
   若心若众生  毕竟不可得
   此是第一义  而大慈故说
   菩萨摩诃萨  世间大施主
   以修常施故  故名为施主
   若法不可得  一切法皆无
   是时修施者  菩萨无智故
   若法不可得  于高下法中
   以不惊怖故  名为真施主
   若佛不可得  法则不思议
   此名真持戒  诸法无所依
   佛境不思议  为诸菩萨说
   愚者不觉知  禁戒不清净
   于众生起忍  众生不可得
   此是无上忍  于此法中说
   若心不可得  亦无有分别
   此是无上忍  以法不可得
   若起疲倦时  菩萨应远离
   如是上精进  以名字故说
   身心真精进  不著于诸法
   此是上精进  为诸菩萨说
   菩萨于法中  若不起疲倦
   无功而精进  勤精进无上
   于内外法中  心性不可得
   其心善调柔  以心无得故
   攀缘及以心  自性无所有
   无心三摩提  是故名三昧
   善逝为我说  此三摩跋提
   若不离此法  我说善调伏
   不以智慧知  法有少自性
   自性及以法  此二毕竟无
   不得一切法  心识之境界
   不以智知法  自性毕竟无
   若能如是知  是菩萨念力
   行于第一义  非世间境界
   一切众无实  而为说正法
   于彼大众中  不起众生想
   彼众生如幻  其幻毕竟无
   闻如是说时  不生于碍想
   若自他等法  此二毕竟无
   闻说如是法  不生于碍想
   内外等无法  智者之所行
   心无高下故  一切世间等
   一切法无碍  犹如空中迹
   法自性亦尔  如彼空中迹
   菩萨如是知  名为善通达
   明了一切法  知众生所行
   众生不可得  求法亦复然
   智明了诸界  其界毕竟无
   我说入此门  行于无上道
   得如是道已  知诸众生行
   界及于众生  此二俱无实
   如是第一智  知于一切法
   于内外法中  智慧无所著
   远离无著法  是名为实际
   此法不思议  名为诸佛法
   彼法无所有  无亦毕竟无
   如是修行时  不着于此世
   此智名无滞  名为诸佛智
   诸法不思议  于法理无实
   以其法无故  佛法名觉者
   诸佛及佛法  一切皆不着
   不着于菩提  是名诸佛智
   此乘是大乘  摄一切法门
   度脱诸世间  世间不可得
   一切诸世界  所有诸众生
   菩萨为求法  皆亲近恭敬
   深观此诸法  佛法不思议
   以不得诸法  是人得菩提
   菩提及以法  一切皆无相
   如是观察者  能尽于佛法
   如是观察时  于世间不着
   以心不着故  能尽于菩提
   复次善思惟。诸菩萨摩诃萨。未具庄严者我今当说。若有得闻如是法门不生惊怖。当知是人已近道场。近佛境界住无障碍解脱之道。观察十方心无所著则为诸佛。以大慈大悲不共佛法。不观顶相之所覆护。闻说如是甚深法门生信乐者。则为如来悉见悉知。于此经中不信乐者如来悉知。若于此经生信乐者。是佛弟子我是其师。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我已坐道场  道场毕竟空
   以不得菩提  安住于智中
   其法无障碍  法体毕竟无
   若法毕竟无  解脱时乃知
   于一切法中  智慧能到佛
   一切法及智  此是佛所说
   凡夫妄分别  说言有无著
   诸佛不分别  菩萨及智者
   观察诸世间  世间毕竟无
   世间空寂故  观智亦如是
   众生及以佛  无有分别相
   以无分别故  名为无上慈
   尽诸众生界  虽为悲所触
   其悲无实事  悲及于实事
   此凡夫境界  如虚空尺寸
   本无当亦无  世间亦如是
   是名无上悲  此是无上法
   名为诸佛法  求之不可得
   善逝之所说  导师无上尊
   求色不可得  如是法无色
   随世间故说  虚空无有边
   处处不可得  诸佛法如是
   随世间故说  此无上智慧
   智慧不可得  以智不可得
   彼智亦无实  此岸若彼岸
   以相形故说  以彼取相故
   不行甚深法  当知此法中
   一切皆平等  若以相说者
   则非善知识  自众若他众
   若说有求者  以取相说故
   彼非善知识  若谓法为有
   除遣得无法  童子我此法
   不作如是说  我以知苦故
   性中无苦恼  若如是说者
   不入于此法  诸法本无集
   名之以为集  若说断于集
   则远离此法  若于此定法
   本无而分别  于本无法中
   本来无有灭  若以分别说
   本无今何灭  童子汝当知
   此见非正见  修习于道者
   以求故演说  付嘱于求者
   于道中修学  我说诸菩萨
   大智大名称  于当来世中
   能解此深义  若有持此经
   最胜之所说  多种诸善根
   为诸众生故  善说修多罗
   智者能受持  是人当来世
   能护我正法  说于此法者
   住如无分别  如此是菩提
   菩提不可得
   说此法时。善思惟童子。得无生法忍。踊跃欢喜得未曾有。诸佛常法为诸菩萨授记莂时现希有事。尔时世尊。从其面门放诸光明。青黄赤白紫颇梨色。此光出已遍照无量一切世界上至梵世。照世界已还至佛所。绕佛三匝从佛顶入。是时大地六种震动。尔时空中有诸天众。雨众天华沉水末香。于虚空中作天伎乐出妙音声。尔时三千大千世界清净庄严如郁单越。尔时阿难。从坐而起整理衣服。恭敬合掌白佛言。世尊。何因缘故如来现此希有之事。若无因缘如来则不现此瑞相。尔时阿难。而说偈言。
   无上导师人中尊  无缘则不现奇变
   唯愿世尊为众说  今此瑞相何因缘
   诸天在于虚空中  供养最胜无上尊
   欢喜踊跃而赞叹  善说微妙胜法门
   譬如北方郁单越  种种妙华而庄严
   此诸光明亦如是  照此世界皆严净
   一切诸佛法如是  为诸菩萨授记莂
   放此妙色大光明  遍照十方从顶入
   无上精进牟尼尊  现此光明希有事
   如来何缘放斯光  唯愿大悲为我说
   尔时世尊即为阿难。而说偈言。
   善思惟童子  于诸如来所
   广种诸善根  当作人中尊
   佛告阿难。此善思惟童子。于当来世当得供养无数亿佛。于诸佛所信乐恭敬。以诸供具饮食衣服卧具汤药。供养彼佛。彼诸如来般涅槃已。取佛舍利起大宝塔高百千由旬。一切众宝以为严饰。以一切华香宝幢幡盖。栴檀沉水种种末香伎乐歌颂。供养赞叹彼诸如来。当得作佛号净月如来应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十方诸世界  珍宝满其中
   以此珍宝聚  奉施诸如来
   世间无上师  世尊之所说
   若闻能受持  功德多于彼
   尔时慧命舍利弗。以偈白佛。
   甚深胜法门  最胜之所说
   云何名此经  我等顶受持
   于此法门中  不说一法无
   有亦不可得  胜法门所说
   一切有漏法  及以无漏法
   于此不可得  微妙经所说
   一切有为法  及以无为界
   二俱不可得  于此经中说
   世尊无上师  说于一切行
   一切不可得  于此经中说
   佛之所说法  于此亦不说
   所说甚微妙  求我不可得
   十方诸世界  世尊之所说
   世界无自体  于此经中说
   导师无上尊  唯愿为我说
   云何名此经  我等当受持
   闻如是语已  佛告舍利弗
   此经名顶王  其顶毕竟无
   大智汝当知  应如是受持
   若能受持此  最胜之言说
   彼人能觉知  诸天及世人
   佛说此法时  众中百万人
   诸善根增长  悉发菩提心
   以得闻此经  甚深无上法
   此众必当得  世间无上尊
   于深妙法中  皆悉明了知
   此众必当得  受持此章句
   若能受持此  所说顶王经
   于一切法中  不生希望心
   此中无一忍  亦无第二忍
   若法不可得  亦无法可说
   若有能受持  顶王修多罗
   以观此法故  能生于辩才
   若有智女人  能受持此经
   能速转女身  成就丈夫法
   以一知一切  以此一切知
   诸法陀罗尼  于此经中说
   言说一切法  容受于一切
   如是说此分  法光靡不遍
   彼彼诸世间  种种名应知
   于处处说者  其法不可得
   法不可攀缘  求之不可得
   一切法如是  总持者安乐
   若法不可得  法中无有无
   此是诸法性  名之为总持
   若有能持此  所说顶王经
   持法之光明  遍照一切处
   一切法甚深  其法不可得
   若法不可得  亦无于有无
   若人具智慧  辩才无所碍
   乃能知此义  毕竟无有实
   如阿耨达龙  处空注大雨
   水非从外来  不思议力尔
   若欲知诸法  分别无所碍
   学此修多罗  不依一切法
   于此法门中  法无所从来
   一切法无生  于此经中说
   譬如日光明  光无所不至
   此经亦如是  遍照一切法
   若辩才比丘  应受持此经
   学此修多罗  微妙顶王经
   速疾能得成  不思议辩才
   修学此经已  能利益世间
   若有于此经  能信生随喜
   总持者难得  以不知味故
   比丘比丘尼  若不修行此
   行余虚妄行  去我法甚远
   于我弟子中  若能修行此
   能为世间眼  一切无与等
   如忉利天王  能覆护世间
   此经亦如是  能为世间舍
   如住须弥顶  见一切世间
   如是住此经  观察一切法
   如夜火星流  一切皆悉见
   持经者光明  一切法中胜
   譬如日光明  遍照一切处
   此经亦如是  能灭一切闇
   如月在空中  照已而不住
   此经亦如是  能照十方界
   此印是法印  一切印所印
   此印住世间  为诸菩萨故
   如虚空中印  本无当亦无
   虚空及与印  二俱是分别
   如是诸佛法  于此经中说
   诸佛不可说  法亦复如是
   如王命将终  国嗣付长子
   敕告群臣众  悉以付我子
   如是圣法财  贤圣所守护
   付阿难比丘  为诸菩萨说
   守护持此经  为诸菩萨故
   成就善根者  此经入其手
   若有能受持  演说此经者
   是人必得佛  决定无有疑
   若人求辩才  于法无依止
   应受持演说  顶王胜法门
   说于世间法  即名为菩提
   如是无差别  通达于此经
   于一切世间  此人无疑惑
   能受持此经  亦为他人说
   闻如是经已  觉知诸佛法
   以此甚深法  利益诸众生
   佛说此经时  诸佛皆称赞
   善哉无上尊  所说甚微妙
   建此大法幢  法幢不思议
   能以四句偈  为众生解说
   此不思议经  若为他解说
   能观无量法  法观不思议
   诸佛无上尊  永断一切法
   皆同说此经  不思议法门
   尔时世尊说此偈已。告阿难言。若有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闻是法已。受持读诵为他解说。所得功德甚多无量不可穷尽。譬如虚空不可穷尽。如是阿难。若人于此甚深法门。受持读诵一四句偈为他解说其人功德亦复如是说不可尽。尔时世尊。而说偈言。
   无边甚深法  此经说大义
   受持称说者  应善护此经
   若以分别说  虚空尚可穷
   于此经功德  说之不可尽
   若受持此经  则为已供养
   十方世界中  一切诸世尊
   十方世界中  所在大牟尼
   受持此经者  则礼拜供养
   十方世界中  十号具足尊
   若有闻此经  则为已供养
   过去诸世尊  及以当来佛
   十方世界中  现在人中尊
   若有受持此  如来所说经
   皆悉已供养  师子牟尼尊
   以资生供养  此是世间智
   受持此经者  无上智慧供
   若人以珍宝  充满十方界
   持以施诸佛  其福德甚多
   若复于此经  善学为人说
   此人所供养  佛说为第一
   我所说法中  求佛不可得
   于此不惊怖  即是供养佛
   此第一供养  世间所不及
   若不毁呰者  亦名为供养
   诸佛及以法  求之不可得
   此第一供养  最胜之所说
   然灯正遍知  以此法供养
   此第一供养  为诸菩萨说
   我于彼世尊  以此供养已
   然后得授记  当来世作佛
   若欲求佛道  为众生上首
   净修行此道  而供养导师
   如是供养已  得菩提不久
   应修此供养  通达一切法
   此第一供养  一切诸佛法
   诸导师世尊  一切悉皆得
   得入佛境界  佛智不思议
   能作师子吼  我应受世供
   作师子吼已  一切法无畏
   度无量众生  入无漏涅槃
   佛说此经已。善思惟童子及诸比丘僧。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乾闼婆等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TOP

【乾隆大藏经 www.bskk.net】分享佛典智慧 实现幸福人生